你若应允,我最想抖落一身星光,从此长眠于你心上。

谁还没爱过一个少年呢?(毛毛是我的理想型!

“莫先生?”

“啊...董小姐。” “您现在方便谈谈吗?”

“嗯……”莫关山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离狗鸡来接他还有半个多小时“可以。”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一年时间了”董萝搅拌了一下手中的咖啡“你俩怎么样了”

“挺好的”莫关山面对这个女孩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因为自己的原因他耽误这个女孩太久了,“我还欠你一次正式道歉”


“没什么好道歉的”董萝笑了一下“是我之前太不懂事了”


思绪飘回十七岁那年,莫关山为高二的董萝解了围,一句“没人要她老子要她”的怒吼让董萝记了十年


她本身就是一个过客,早在高三的时候她就该知道


为什么莫关山会奋发努力,为什么他日夜翻查有关美国的资料,为什么当贺天出现时他会愤怒的烧掉所有那些从美国寄来的信......

因为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善意欺骗

因为两个人之间的爱




你和他还好吗?有没有欺负你?他人很好吧?他是不是太浪荡了?





“啊,这个我知道啊,他的确很好。

“哈哈


“你是说热爱自由吗?他是的啊那个狗鸡,血液里住着风啊


但是啊


风留不住他


四季留不住他


星海汪洋留不住他




可我能


哈哈


是不是很自恋啊


董小姐


我希望不久以后你可以找到真正愿意为你留下的人


那个人不是我


我找到了


而且我相信


这辈子


我只会与他长厢厮守”

“我希望你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莫关山的眼睛里盛着真诚与祝福“我真心祝愿”

“嗯,”董萝笑了一下“谢谢。”



一如既往,她从未在莫关山眼中看到过别的情感,一如既往


你有好好吃饭吗?你的胃还会疼吗?阿姨的腰有没有好一点?你还会每天写信吗?你还会喜欢三明治吗?

我离你太远了,我没理由这样关心你了。


董萝跑神的时候听见外面的车喇叭声

“抱歉,”莫关山无奈起身“他来接我了”

“本来说好在半小时之后的”

“真是抱歉,以后有时间再联系”

“再见”

“再见。”


感谢你给我的善良,纵使与你今后的岁月无关,我还是要感谢,

贺天是你的青春热血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


为什么会是猫呢?!

贺天真的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样子

 


 

“....先生?....”

 

“....一共三百元”

 

“啊?哦!”

 

销售小姐红了脸她还是头一次见到真人BL

 

“先生,”您买的这款产品自带一份说明书,请您使用之前务必认真研读!另外.......”

 

贺天听的一愣一愣,这年头润滑液都这么科学了吗?

 


 

“本店另赠礼品。”

 


 


 

贺天提着袋子走在路上想到莫关山就是一阵头疼

 

这他妈怎么整?

 

时间会到四十分钟前,他将莫关山带到公寓在自己不懈努力之下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可是,沉浸在喜悦中的两人突然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

 

谁他妈在下?

 


 

四十分钟前:

 


 

贺天将莫关山扔进客厅,略微尴尬的盯着莫关山头上的耳朵

 

“莫仔,你这是cosplay....”

 

语罢还欠抽的摸了一下身下人的尾巴

 

敏感地域被碰,莫猫直接红了眼眶“操你的!”

 

感受到小莫仔的颤抖贺天咽了咽口水

 

“我听见一说......”

 

...

 

...

 

“靠!老子怎么知道啊!”

 

“那......”贺天试探性的问“我上你?”

 


 

“这特么的不可能!”莫关山瞬间炸了毛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你他妈想都别想!”

 


 

贺天狠劲地揉着头发,眉头也皱的是越来越紧。莫关山也许对这种病不屑一顾,可他自己却是深谙后果的恐怖,当初贺呈患病直接幻化成了豹子,脾气也暴躁的厉害,到紧要关头也愣是不愿松口,最后还是他爹直接找人将丘哥迷晕带回灌了药扔在床上才治好了他哥的急症,再看一眼莫关山,正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呢。

贺天咬紧了后槽牙许久憋出一句“我去买点东西”便下楼了,出楼之前还不忘带走钥匙,生怕莫关山一个不开心不给他开门。。。。。这天天都能愁死个人。





么得电脑,会很慢啊啊啊啊啊 


官方发糖
我都干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

我还想躺尸呢!
老先怎么就更新了!!

为什么会是猫呢?!4


前文点我




莫关山就这样被带到了饭桌上,别管过程有多曲折,起码结局还是喜闻乐见的。
他走下来就觉着不对,寸头见一分别坐自己两侧这阵仗活生生左右俩护法,一众小弟面面相觑,见一清了清嗓子
“今天是贺天的大日子,所以呢,就请了各位一起吃顿饭”
“???”连带着莫关山一干人全都一头雾水
虽然不知道见一为什么这样说,但是贺天还是一脸自在,管他呢,有的玩就行。
“今天”见一站了起来语气突然严肃“是贺天奥赛金奖下来的日子啊!来让我们举杯畅饮!”
“.......
“........
“..........”
莫关山扶额,这他妈……是什么鬼借口啊!
“呃……”
“那...那个!”寸头慌忙补充
“帐...帐算他的!”

“啊呀!恭喜啊哈哈哈!”
“什么吗!这么重要的事不早说!太不够意思了吧!”
“那什么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吧!好厉害啊!”
“哈哈哈哈哈哈!”
.....

.....
莫关山无奈扶额
造了什么孽呀……
贺天好死不死的突然靠了过来
“莫仔,你有用香水啊。”

“去你妈的,”莫关山翻了个白眼并对贺天这种弯不啦叽的男人表示鄙视“老子纯爷们儿,用什么玩意儿香水!”
“那你怎么这么好闻啊~”贺天这么说身子也随之靠近。
“滚滚滚!”莫关山一面挡着贺天的大脸一边掀起衣服闻了一下
艹!明明什么都没有啊!妈的又被骗……

等等........

狗鸡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他妈的……香?
???


“啊啊啊啊!艹啊!!!”
莫关山突然起身大叫倒是把贺天吓了一跳
“怎么是你啊!!”
“??”贺天赶忙扯住小炸毛的衣服“莫仔,怎么了?”

“....艹!这顿饭老子不想吃了!成吗?!”

“可以,”贺天拿起外套“我送你。”

“老子不需要!”莫关山瞬间发狂“你特妈能不能别靠我这么近!”

“莫仔...”
“别叫老子!”

......
.......
贺天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以,
他看到了什么?面前炸毛的人长出了猫耳朵?

???黑人问号脸了



莫关山脾气发完之后明显心情好很多,于是乎他抖了抖自己的耳朵来表示一下愉悦,
嗯,对,
耳朵。

what fuck!?!!

耳朵?!

贺天及时反应过来,快准狠的将外套盖在了大脑死机的莫关山头上,然后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将人带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这么可爱的绝世小甜甜我会给你们看?
嗯?

见一也没惊讶多少,感叹了一下贺天的身手了得之后,又投身于饭菜之中。

至于莫关山呢?

朋友,我有一句操你妈在心里不知当讲不当讲。
手动微笑🙂️



如果没意外的话
马上要开车了……
无驾照的....
你们敢上吗😂

为什么会是猫呢?!



看到赵子凡的那张脸就来气

贺天碾着脚下不知是第几条烟
脸色越发难看

最让他生气的还是莫关山
竟然真的准时到了篮球场

mad平时找他哪一次不让自己多等几十分钟
凭什么这次他就准时到了呢?

难道说是真的看上了那个小白脸?
贺天深吸一口气
冷静。




莫关山一个人在球场上打的来劲
刚刚等待赵子凡的尴尬一扫而空
丝毫没有记起自己来这的目的

太不自觉
莫关山掀起衣服胡乱的往自己脸上蹭了几下汗
突然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
贺天就抢走了他的球,以极其恶劣的挑衅方式冲他道:来一场。

“艹!老子怕你啊。”
莫关山不吃软不吃硬偏偏吃定了激将这一招
真他妈……呃........傻

这边莫关山和贺天在篮球场上打的香汗淋漓
那边见一和寸头唉声叹气
“我说”见一灰头灰脸道
“红毛真的不喜欢赵子凡吗?”
寸头一脸鄙视“我大哥能喜欢他那样的吗?我告诉你大哥喜欢的从来都是纯爷们,赵子凡那样的小白脸吧……根本不可能!”
“纯爷们!”见一眼前一亮“什么意思?”

“嗯……就是长得帅身材好会打架的那种呗!”
“贺天啊!”见一继续努力“你看啊,长得帅!身材好!家里还有钱!没谁啦!就是他,案件破了,没毛病!”
“en……照这样说也只可能是贺天了……”
“是吧是吧。”
“那你劝我也没用啊,关键是贺天呢?我大哥呢?当事人的意见你问过没有!”

“而且吧……我觉得贺天这种人我大哥就是喜欢他也不会在一起的,太糟心了”

“......那你这和没说也没啥区别啊……”
见一差点儿没把桌子给掀了

“要不....嘿嘿……”

寸头望着见一诡异的笑容浑身发冷“你想干嘛?”


“你帮我把你大哥的兄弟全都找来,吃饭!”



所以说
贺狗鸡到底是怎样抢到了我毛绝世小甜甜?!

为什么会是猫呢?!(2)




当莫关山来到B班门口时就已经后悔了,
特别是当他看到斜倚在栏杆上的贺狗鸡时,那种想从六楼跳下去的感觉就越发强烈。

硬着头皮喊了声“把你们班赵子凡叫出来”
全程尬聊了几句,最后撂下“今天放学打场球赛”后,转身跑上了楼,


马德,老子怎么心跳那么快!

卧槽!不会真的是那个小白脸吧!卧槽!卧槽!

mad妈卖批啊!!


站在班门口的赵子凡一脸疑惑,身旁的朋友纷纷起哄“小凡啊,你惹着那个红毛了?别被人家把一层皮啊!啊哈哈哈”



“我跟他不熟的,OK!突然找我打球,鬼知道他要干嘛!”


“唉,莫不是看上你了?啧啧,前段时间你不是还被小学弟告白了吗!你看....这个风格的怎么样,啊?哈哈”


“操你的!”赵子凡刚想骂上两句,忽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于是笑到“如果说当炮友的话也不是不能和他玩玩儿”


一旁默默站着被女生搭讪的贺天,走了过去,在B班门口一站,懒洋洋地说

“你就是赵子凡。”

旁边的人一阵安静都不知道这位好学生要干嘛

“啊..我是..”

“今天放学你有时间吗?”
.....
“啊?有、有啊”

“不”贺天突然靠近了眼前的人,眼中杂余的神色一点不带
“你没有时间。”


一旁女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怎么觉得喜欢的人突然恐怖啊喂!


不知道是不是被贺天周身的气场吓住了,赵子凡哆哆嗦嗦地说了句“好,好。”


“记住,连打球的时间都没有。”

“嗯嗯嗯!”

贺天也不废话转身就走,正当B班一群人喘了口气的时候,不远处的贺天回头嘴角轻扬


“你要是想找炮友的话我可以帮你,”



“莫关山这种类型的我怕你后面受不住。”





为什么会是猫呢?!(1)走图吧,关于AK症候群

© 阁下一枝花|Powered by LOFTER